阅读不便的弟兄姊妹,请点击以下录音:

(声音来源非见证本人)

小表妹奇迹般的活了下来

我是Jasmine, 在我高中的那年,小姨家的女儿出生了,本应是一家人都开心的喜事,却成了小姨痛苦的开始。孩子身上有很多先天性疾病,“先天性心脏病”,“先天性十二指肠阻塞”等。当时表妹并不能像其他的小婴儿一样排便,吃进去的东西只能连同胆汁从鼻子、嘴巴、耳朵里硬生生地憋出来,每次看到被憋得五官狰狞的孩子,家人都心疼得不得了,可是大大小小的跑了许多知名的医院,换来的只是表妹肚子上一道道手术刀口,却没有一家医院解决得了。

Jasmine的妈妈背后有一位神-奇异恩典

我小姨父本身就是大学生,学的是药剂,在我们市的一家医院的药剂科工作,一向相信信赖医学的他,找遍了各地名医依旧束手无策。就在医学上已经走投无路,小姨一家人也已经无法承受这巨大痛苦的时候,福音临到了她们。

小姨家去了教堂没多久,表妹就已经可以正常排便了,这在当时看来完全是不可能的事,神却让他变成了可能,表妹的情况一天天好转,从一个在医院里连医生都说不能留的孩子,到现在活蹦乱跳,看到了这么大的神迹,妈妈就在那时信了耶稣。

妈妈背后有位神?

那时候,每周她开完礼拜回来,都会给我说好多神奇的见证,我从来不信。直到我高三那年,一件事情让我记忆深刻:记得那年夏天,我已经买了3双凉鞋,当看到第4双,第5双时还想买,妈妈这时候对我说:我们不能这么浪费,你这是“浪费神家钱财”,夏天买两双,换着穿就可以了,不能这么没有节制。我不听她的话,还想着什么“神家钱财”,这和神有什么关系?而且还因为这件事,多次和妈妈顶撞,觉得她简直不可理喻。

Jasmine的妈妈背后有一位神-奇异恩典

我继续地买了下去,当我第5双买到手的时候,我的左脚突然肿胀的很大,明明37的脚,却只能穿着我爸爸42码的拖鞋去上学,自己的鞋子一双都穿不上,到了学校以后,脚还是越来越肿,越来越疼,自己实在受不了的时候,给妈妈打了电话叫她带我去医院,当时妈妈接上我之后直接就往家开,还说先回家给神认错!听了这个话,我彻底崩溃了,我想着妈妈信耶稣信傻了,坐在车子后面,我拿起手机就给爸爸打电话,让他赶紧救我去医院。

到了家,我的脚连同小腿已经疼痛难忍,想着既然爸爸上班没办法过来,就只能按着妈妈说的去做了,于是妈妈说一句,我说一句,自己都不知道当时给神认了什么,认完就去休息了,等我一觉醒来,就连跑带跳的跑到厨房给妈妈说,我的脚怎么没事了,完全消肿了,并且一点都不疼了!

那次的经历让我开始思考,难道妈妈背后真的有一位神吗?难道一夏天买5双鞋子真的是神不喜悦的吗?那时候我非常任性,看到想要的就买,从来没有节制,虽然不能完全认定神的存在,但那次经历确让我对他有了畏惧之心,让我知道,要听妈妈的话,妈妈背后的神很厉害。

三个神奇的梦把我引出了国

我大学专业是冷门的小语种,在大学该毕业前的一个寒假,我做了一个特别清楚的梦:看见我大学教授,站在我床边,拿着一本书,上面有一个地址,并告诉我你要去这学习,要考一个高级语言证书,还说像我们这种小语种,如果不出去就学不精,临走前教授说,这事不要拖了,赶紧办!

Jasmine的妈妈背后有一位神-奇异恩典

通过跟教会的教牧人员交通,他们说这是神的意思,让你出国,让我马上办手续。后来我又有两个非常清晰的带领,一个是梦里看见有一大堆的坏人追着我要害我,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在梦里做了一个祷告的姿势大喊“耶稣救我!”当我睁眼后就看见自己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脱离了危险,通过交通教牧人员说,这个梦是神让我明白,出去凡事要知道依靠神,离家那么远,只有神可以帮助。

第二个带领是我梦见在国外的一个大果园里摘果子吃,一边摘一边吃,就像自己在家里一样自在,梦里这个家是在小叔家,我还在小叔家吃了饭,他还送我去上学。教牧人员告诉我,神是让你不要担心,到了那边神会安排一个像你亲叔叔一样的人在那边照顾你的生活。听了这些话,当时心里一点不相信,只是简单的觉得,妈妈愿意让我去就行了,其他的就是教会里的教牧人员随便说说的,因为自己对神完全没有认识。

梦中的情景居然都成了现实!

在国外一年后回国,再次整理思路,我惊呆了!出国后神真的安排了一个像我亲叔叔一样的人在那边照顾我,在那里我享受着在家里一样的温暖和关爱,并且不用出任何费用,唯一需要出的就是自己的学费。更神奇的是,这个人我以前根本就不认识,是我出国前宿舍一个同学在广交会上给他做过翻译。

记得第一次,我和他联系,他就邀请我去他家做客,当时我所在的首都到他们家,车程要10个小时,并且他家在比较乱的地区,治安不好。我刚到那,人生地不熟,实在不敢去,这时候神让我想起出国前的带领,梦里自己是如何依靠神的。

Jasmine的妈妈背后有一位神-奇异恩典

于是我第一次主动的跪下来向神祷告求问,如果去吧,我怕危险,如果不去,我在这里一个月天天和中国人在一起,语言上没有任何提高,祷告后神的慈爱让我在梦里看到一个老奶奶,带着一个墨绿色红碎花的头巾,并且用汉语告诉我说:“孩子,你放心去吧,那一家都是好人。”。

我放心地去了东部城市,当我到那里以后,他把我领到他母亲的住处,并且告诉我说她72岁,你们两个一人一个房间,不会有人打扰。当我看到他妈妈的时候,瞬间都说不出话了,因为这个老奶奶,正是我前一晚梦里梦见的那个人,不但长相一样,就连头巾都一样,真的就像神所带领的,太神奇了,他们家人对我很好,我在那里待了将近4个月。

我们都知道学习一门语言,最重要的是学习这门语言的思维,包括当地的风土人情,感谢神,是神给我预备了一个这么好的机会,在东部地区,我学会了在学校里根本学不到的东西,当我再次回到首都安卡拉的时候,从只能听懂老师或新闻播报员说的标准语言的我,到街上的各种怪音怪调都能听懂,这都是神的恩典。不但如此,当我回到首都继续学业的时候,这个叔叔还介绍我住进他的朋友家,这一家人也非常好,不但不收我任何费用,而且对我也像对一家人一样,家里给我的钱,大多数又带了回来。

顺利考取语言证书

2007年夏天的时候,看着和我一起过来的同学拿到语言证书回国,我也想赶快参加语言考试回去,由于我在东部城市3个月耽误了课程,导致我在语言学校的级别不够我去考取语言证书,按照学校规定,我必须缴纳200美金才能参加语言考试,考试共5门,其中一门不及格都没有补考机会,就等于钱打水漂了。

Jasmine的妈妈背后有一位神-奇异恩典

对于这个苛刻的条件,我心里很是担忧,虽然我当时语言不差,但是毕竟考试那一套是非常正规的,并且听说难度很大,也听说一些语言能力很强的学生没有考过的消息,我担心万一哪一门不过,这钱就白出了。于是我就祷告,当天晚上,我梦里就看到我在一个月以后的周二的考场上,因为这个考试不是天天有,那时的我知道一个月后有一场考试,于是我就求问神,可由于自己对神的认识有限,不认为是神的带领,只觉得是所谓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想”,完全没有当回事。

一个月过去了,在考试的前一天晚上,妈妈去外地传福音回家,给我打电话问我这段时间怎么样,她当时就告诉我说,考试的带领是来自神,我心中还不服地跟她说,这个考试至少要提前一周报名的,眼看着明天下午就考试了,我怎么参加?妈妈坚持说,一定可以参加,你去和老师说吧。

当天晚上,我就给我一个同学打电话,她的班主任就是这个考试的负责人,她听了后就说,不可能,老师不会答应的!因为她们班今天就有一个同学说要参加考试,老师说:“难道你不知道提前报名吗?”,一下子就把他顶回去了,对自己班的同学都这样,你怎么可能报的上名?听她一分析,我就更担心,于是我晚上就开始祷告神,若真是神的带领,求神给我开出路。第二天早上,我就和我同学一起,在路上盘算,怎麽和她的班主任说这个事,因为只有老师同意了我才能参加,路上想了各种的理由。

到了学校,见到老师,我恭恭敬敬,小心翼翼的和他说我想参加今天下午的高级语言的考试,不知道有没有可能?那个老师看了一下我,就说了一个字“好”,扭头就走了。这是我们都没有想到的,我同学当时也傻了,说不对啊?!我们班的学生和他说的时候,他明明就把他说了一顿。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神的工作,下午的考试顺利通过了!老师说,我的成绩比那些高级班的成绩还要好!我知道这都是神的恩典,虽然我在学校的课程只进展到了中级,但神却帮助我顺利地拿到了高级证书,我知道这和我在东部地区三个月的生活密不可分,因为在那里完全没有任何讲中文的环境,是一个封闭的语言环境,这一切都是神所预备的,不但在学习上神给我指引,就连在生活上,神也给了我像在家里一样的爱。

逃离人体炸弹

就在我准备回国的前两个月,有一段时间我经常做梦,梦见我又回到了东部,当时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我总梦到自己回去了,通过交通,教牧人员说,那你回去看看。于是我顺从了,记得那是周五下午,我赶着当天傍晚的大巴去东部,我本来打算是坐周日晚上的车返回,这样周一早上到,可以直接去上课。可到了以后,叔叔那一家非常热情,挽留我多住几天,虽然我和他们讲了课程的问题,但盛情难却,于是我答应多留了一天,周一晚上走。

没想到正好在周一那天,车提前发车,司机说他提速了,到安卡拉的时间是5点多。可要9点多才上课,这段时间多难熬,于是我下了车就直接回家了。不知怎么回事,回到家后困得不行,倒头就睡,到了中午快2点的时候,和我一起住的女孩,为了叫我起床,故意把收音机开到最大放在我的耳边。

Jasmine的妈妈背后有一位神-奇异恩典

这时候我听到了某地发生了人体炸弹袭击,听地点怎么这么熟悉,我不确定地问她,是离我学校很近的那个地方吗?她说,好像是,也没有听清楚,过了几分钟再次更新消息的时候,我们俩个都傻了,果然是那个地方,那个地方离我们学校很近,是上学的必经之路,如果那天我去上学的话, 1点钟正是我经过那里的时候,那是一个市中心的商场。

第二天去看,整栋大楼都被烧成了黑色,玻璃全都破碎掉了,路上一片狼藉,看起来非常凄凉可怕,报纸上登出来的伤亡人数有100多人,若不是神提醒引领我,事发那天,我肯定会去上学,即使我不会因为这件事受伤,也会经历和亲眼目睹这个残忍恐怖的事件,感谢神,神的爱让危险离我远远的,不让它靠近我。

当我出国一年回来以后,再去数算,这时候才发现,我在国外经历的一切,和出国之前的这些带领完全吻合!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完全接受了这位真神,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学习英语

2008年,神带领我学英语,虽然我上的是外语学校,但专业不是英语,所以我的英语并不好。一开始的时候,神借着人告诉我,记得那时候,我老板总在我耳边说,没事就去学习,公司没什么事,你上午上班,下午就去学习,甚至还陪着我去挑英语学校,可我心里完全不当回事,因为自己不喜欢英语,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去学习。

直到有一天,我在梦里清清楚楚地看到,我在教堂开礼拜,教堂的门口站着一个牧师,微笑地看着我,并把我领到了教堂里,拿着英语书,开始教我英语,这时我才意识到真是要好好重视起来了,于是我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英语上。

Jasmine的妈妈背后有一位神-奇异恩典

接下来,神又预备一个国外的朋友报名这个学校,报名前她非常确定的告诉我说:她会在中国长期生活下去,可没想到刚报名一个月,就因为家中有事,她就回国且再也没有回来了。在他走之前,把她2年多的课程时间全都送给了我,这个课程包的总费用为3万元,这是神白白给我的。

事实证明,英语确实很有用,刚毕业的那几年出去做翻译的时候,从来不需要用英语,只要专业好就可以了,可是近几年,每次出去做翻译的时候,对方都会问,“你的英语如何?”。还有几次是英语救了场,近几年带着外国客人去广州、上海的各种展会的时候,经常会遇到外国参展商不会汉语的情况,这时候就要土耳其语、英语互译,可以说现在你不管是不是以英语翻译的身份被请出去,英语都非常重要,而且可以派上用场。

记得有一次,南方的一个城市,有个国际石材展,我被邀请去给领导做巡管翻译。大量的媒体记者都用摄像头对着领导,我们这些小翻译都是远远走在后面,如果遇到有需要的时候,会有人示意我们上去。当领导走入一个展馆内时,我突然就被人一把推了上去。

一上去十几台摄像机对着自己,当时我高度紧张,头都不敢抬,领导说什么,马上就翻译出来,没想到我第一句话,对方就没听懂,当时我就傻了,又说了一遍,还是不懂,心想,天呐,该怎么办?这时我看到对方很紧张,他说的话我也听不懂,这时我才意识到他说的并不是我的专业语言,于是我把领导的话又试着用英语说了一遍,对方马上回答了过来,这样几分钟的时间,我们两个用英语撑了下来。

下来后我才知道,原来负责安排的人员搞错了,在中国人看来中东的外国人长的比较像,其实那是伊朗展馆,而我的专业和波斯语是无法沟通的。那次经历后,我由衷的感谢神,若不是神引领我学英语,按我以前的英语水平,遇到这样的环境,不可能拿的下来。

严重的湿疹洗“神水”后康复

在2010年的时候,我出了一身的湿疹,非常的严重,由于南方的天气湿热,再加上北方人不懂得喝凉茶保养,我长期任性,不知道忌口,我的体质不适合吃辣椒。

这事医生也和我说过,妈妈也说过,神也提醒过我,可自己实在太任性,完全不当回事,该怎么吃就怎么吃,导致我的湿疹非常严重,全身上下一片通红,甚至病灶胳膊上还破裂、流组织液,全身上下痒的难受,胳膊上一直在流的组织液完全控制不住,不能去上班,在家躺在床上也要把胳膊空出来,下面放个小盆接着。

Jasmine的妈妈背后有一位神-奇异恩典

那时候去医院看西医花了几千块,没有任何效果,找了一个老中医吃中药也毫无起色。那时候我不愿意受约束,不想认罪,觉得麻烦。神奇的是每当我乖乖的听妈妈讲神家话语的时候身上就不痒了,等我稍微一顶嘴或者生气跑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又痒的不行。

记得有一天晚上,妈妈一晚上没睡,每半个小时祷告一次求问神我的病当如何医治。到了早上五点多她很高兴地把我叫醒说:神提醒了,用一种叫豆蔻的中药煮水给我擦。于是我俩就在网上查,果然有这种药,但是各种介绍表明这是治胃疼的药,我问妈妈是不是搞错了,她说祷告的时候看见一个医生在他眼前抓了这个药,让回去剪开煮水擦,而且还说了名字,不会错的。

于是我们去抓了药,那里的老中医也表示行医一辈子也没听说过豆蔻可以治湿疹。虽然我心有怀疑,但既然中医西医都没有办法,我只能顺从了。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当我用煮好的水洗完后,胳膊上的组织液不流了,而且伤口马上就愈合了,那速度快得可以用神奇两个字。后来接着又洗了两三次,全身的湿疹都好了完全不痒了。

神真是奇妙更是全能的,又一次让我们经历了神的大能。同时也让我知道,以后凡是应当听话,不能任性,因为自己的体质本来就湿气很重,再加上气候潮湿,神提醒不能吃的东西我却不顺从,导致自己受罪,而且自己那时候非常悖逆,不愿意承认自己的任性更不愿认罪。

认罪悔改,成为基督徒

从外面来看,我是在从国外回来后信了耶稣,而我的心,却是在经历这么多后才真正归回。此时的我,不会再嫌认罪祷告麻烦,而是很清楚的明白,人的一生要想得蒙看顾,有平安和喜乐,唯有信靠神。

Jasmine的妈妈背后有一位神-奇异恩典

记得刚从国外回来的时候,神引领一直在我耳边唱起的那首歌:人生啊,茫茫旷野路,恩重如山,爱深过海,一代新人在基督里进入迦南。那段时间我只要静下来,耳边就像有一整个唱诗班一样,在唱这首“生命路”。

能够经历神,认识神,是有福的,这么多经历,让我知道,人的渺小无能,凭着自己人的命运充满了苦难,唯有信靠神,才能够得着平安喜乐,因为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唯独我主耶稣基督,感谢神,一切荣耀归于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