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不便的弟兄姊妹,可点击以下录音:

(声音来源非见证人本人)

异国他乡查出癌症

我来自中国南方的一个小城市,名叫Joyce,是一个乳腺癌病患者。出国前在国内的教会信了耶稣。我曾于2013年在南美国家生活一年多,那年发现我左胸常有点隐痛,摸到一块硬块。当时就有不详预感,因为我出国前检查有乳腺囊肿增生。

经过几次检查,医生说要做手术切一点活检去化验。当时害怕极了,就换了另一个医生看也是这样说要手术,只是这个医生说把整个肿块都切除再化验看是良性还是恶性,如果是良性就没事了。

Joyce的乳腺癌被神奇医治-奇异恩典

2月16号安排做了活检切除手术把整个肿块都切除,第二天就出院。经过漫长的等待,病理报告结果是整个肿瘤有4.5cm那么大,恶性就有3.5cm,这是属于是很大的肿瘤。当时我听到是恶性后手足无措,医生再说些什么我也没心听,大概就说转介我去看另一个专科医生。

恶性?那就意味我得了癌症。癌?多么可怕的一个词,以前也是从电视上听到,虽然近几年身边朋友的亲戚也听说,却从来没想到发生在自己身上,当时我才28岁阿!我强压住自己的情绪,出了医院门口我就控制不住哭了,原来死亡离我这么近,当时我脑里一片空白。

对生活彻底绝望了

我死了父母怎么办?刚出国不久就得这么大的病,以前常常憧憬以后的生活该如何幸福美满的场景突然好像泡沫一样随之幻灭了,想不到我的人生才刚开始就要结束了?!我想不明白我为什么这么年轻得癌症。

我甚至埋怨上帝,我不是信靠你吗?为什么你不眷顾我?我已经那么注重健康了怎么还会得癌症,而且我还这么年轻,至少让我活多十几二十年再得病我也甘心阿!甚至抱侥幸的心理怀疑是不是验错了?然后我就去看了当地比较出名的肿瘤专家,他诊断后说我切缘还有残留,估计是二期。

治疗方案是把左乳和淋巴全割,然后化疗。切掉乳房?我这么年轻,还有很多事情没有经历。我实在没办法接受这治疗方案,问医生还有其他办法吗?医生也很无奈地摇头否定了。

Joyce的乳腺癌被神奇医治-奇异恩典

我知道自己得了不治之症,在世上是无法医治的,只能花大把大把钱把人折磨到半死不活的,幸运的还能延长生命期,不幸的一年时间人就痛苦地去了。弄到最后,钱没了,人也没了。我不愿意过这种在医院等死的日子。

突然想到还有一条路

这时候我想起了耶稣,我也清楚地知道只有耶稣能救我,因为出国前因弟弟精神情绪问题,我们一家人为了弟弟的病都信了耶稣,在我们去的教会里亲眼看到很多被医院赶出来的大病号,如精神病、白血病、瘫痪、各种类的癌症以及这世上无法医治的病都在那里得到神的医治。

在那里一段时间,我们也都亲眼见证了弟弟的改变,一直到病情好转我们一家人每天祷告,按照那里教牧人员的话去做,去认罪,知道了罪会给人带来疾病患难。最终弟弟的病好了,也让我们一直拜佛的家庭,从心中相信有耶稣这位真神的存在。

就在弟弟的病好了,我们要离开那里回到老家的时候,神曾慈爱的提醒过我以后会有命中注定的难处出现得这个病,但因当时出国心切,对罪不认识,我没有把这个带领告诉教牧人员,心只想出国赚钱,也并不相信神告诉我的这一切是真的。

记得当时神也拦阻我了,出国时已经提前几个小时到机场了,行李也提前两个小时托运好了,最后却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上不了飞机,几经周折后,我想到了我的那个启示心中隐约知道这是神的慈爱拦阻,因他知道以后的路,但最终我还是硬着颈项想办法走了。

我忽略了神的救恩,因为这命中注定的难处若要改变,唯有靠着神,神早在一年前告诉我以后的事情,为的就是让我知道依靠神,约束罪,拿出悔改的行为,最终不让它发生。我的不重视,使自己吃了亏,病还是落到了身上,但神并没有因为我的不顺从而丢弃我。

Joyce的乳腺癌被神奇医治-奇异恩典

在我的西班牙语老师帮助下,我申请了当地国家的保险,如果留在那里治疗可以全免费,并且那机构已经为我安排医生治疗。当我告诉我老师我决定放弃墨西哥免费的治疗回国去国内依靠神,她非常地讶异。

我老师也是个基督徒,她从小在香港读基督学校,她移民墨西哥后也和丈夫热心在教会侍奉。她虽然相信有神迹,但毕竟很少,非常不理解我竟然放弃治疗回去依靠神,因为我的病不及时治疗会随时会有生命危险的。我老师不断为我祷告,劝我接受治疗说:“切掉就切掉吧,保命重要。”

但我内心知道传统的医疗技术并不能彻底医治我的病,就算当时好了,接下来面临的复查吃药维护,包括随时担惊受怕再次复发的日子,我实在不敢想。因为自己亲眼见证了神的大能医治弟弟,知道只有耶稣,在神面前悔改,人才能得救。所以我决定买机票准备回去。

下定决定,踏上“回家”的路

在等回国那段时间里过得每一分每一秒都不是滋味,我的心里就像多了一块大石头压着喘不过气,以前自己喜欢做的事,喜欢吃东西都提不上兴趣,整个人一下消瘦十几斤。一想到我可能马上就要死了,我以后都不能做一位母亲了,我就非常难过伤心,还有什么幸福可言呢?

为了能舒缓这些负面的情绪,我告诉自己要坚强点乐观面对,我每天跑去海滩、公园接触大自然那美丽的景色,可惜也无法释怀。看到别人都那么健康快乐的,我却可能命不久矣,这世界的一切很快与我无关了。

我除了羡慕还是羡慕,更多是想不通为什么我会得病,因据我了解,我的家族没得过这种病。因为当时离活检切除手术已经过了三个礼拜多了,我开始每天出现疼痛,甚至连右边也痛了,当时我也不敢告诉在中国的家人朋友,我感到非常压抑,非常痛苦。

Joyce的乳腺癌被神奇医治-奇异恩典

终于我一个人踏上了回国的飞机,当时我在飞机上(包括后来在去教会的高铁上)我身体都很痛。回到家父母看我脸色那么青,身体那么瘦,不断问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刚开始我不敢说,最后含含糊糊还是告诉了家人,父母知道后痛苦万分,伤心欲绝!

我好像有救了!

因为我一向是家里的顶梁柱,如果我倒了,我弟弟的病又刚刚好,父亲身体又不好,恐怕父母也活不成了。因父母也去过那个教会,虽然领受不多,但也知道那里能治我的病。于是,我们一家就又来了教会。到了教会后又听到很多见证如云彩多的大病号都被神医治就信心满满。

教牧人员耐心地引导我,叫我一定要弄明白耶稣来世的目的---就是要救人从罪里出来,引导我的病是因着我身上哪些罪带来的,告诉我神的旨意是什么,教我如何去配合神的拯救。虽然过去我有信耶稣,一直都有灵修祷告,也知道一点罪,但因信得不明白,只一味祈祷神要恩典,身上罪性长期不改,还是会带来疾病患难,加上祖祖辈辈拜偶像,而且人一生还有命中注定的难处。

在教牧人员引导下,我把所犯的罪一条一条清出来,通过这样一条条认罪,我才再深一步认识自己。我从小就是个非常骄傲、贪图虚浮荣耀、太在乎自我感受的一个人,特别不服气,太要面子,别人说我,我不愿意他,跟他计较不饶恕、责备,还看不惯别人,总觉得自己行得比别人好,嫉妒,争竞,还管不住自己嘴巴在背后论断人家。

因为我出国后,我因不适应环境学习跟不上,工作做不好,受委屈了回家和别人计较、生气、发泄私愤。因太在乎自己内心的感受,又非常骄傲不肯谦卑俯下来。当时也知道是罪,但由于长期远离了神,没有神话语的喂养,却不知道这些罪带给我的危害,原来,一直以为自己是个诚实善良正直的人,对照神的要求,我是多么的败坏,多么骄傲!

我不想走,但还是顺服了

在教会每次清完罪后我的痛疼轻了很多,能有胃口吃东西,跑步也有劲了,但两边腋窝下开始痛了,一痛我就害怕我是不是快不行了,担心神是不是不救我了。灰心软弱执行不上,这时,神的慈爱为了不让我继续这样灰心下去,神在梦中带领我回广州随便找间医院治疗。

当时我一万个不愿意回,我不是千里迢迢来寻求神的医治吗?为什么还要去看医生,要是看医生我在墨西哥看不行阿?还免费?现在在中国看还得花钱。教牧员说因我的病发展快,我整天灰心软弱,配合的速度太有限了,看似人在这里,其实心中都是灰心,并没有信心。

所以,神要我们回去经历神的大能,建立我们的信心,还说神带领的治疗一定有效果,虽不太愿意,最后我们一家还是选择顺从了神回到广州。

神带领随便一间医院都可以,但到了广州,神的奇妙,他不仅解决了我们一家住的地方(是一个广州姐妹的房子),还给我预备好医院就在附近,从住处到医院步行10分钟,这在偌大的广州来说,真的很感谢神!这样在医院住宿期间,每餐饭家人都可以准备好,很方便就可以送来,确保了饮食的质量。这也是我们一家人一步步经历神的大能的开始。

Joyce的乳腺癌被神奇医治-奇异恩典

接下来,也就是在我到了广州两天后,我身上那疼痛的状况就神奇般消失了,之前在教会已经发展整个上胸腔都是痛的。我住进了医院检查,经检查各项指标一切都正常,肝脾肺其他器官都没发现转移,B超钼钯照肿块原发灶位照到还有异物,医生给我做个小手术重新活检。

因为我已经在国外做了肿块切除,身上已经没肿块了,医生就在肿块原位的四周围都各取了活体去化验,病理报告结果出来却是良性的,完全超乎我的意料。这时广州的医生就怀疑墨西哥那边是不是技术不好验错了,叫我把墨西哥的切片活体寄回来让广州医院自己验。

在医院,经历奇妙救恩

因为我在墨西哥做了肿瘤切除手术离现在已经两个月了,一旦手术癌细胞就很容易脱落,就很快通过血液和淋巴转移,意思就是说,我在墨西哥的病理报告是浸润性癌,而且手术后切缘还有残留,按理说我肿瘤周围边缘都会检测到有,但现在非常奇妙重新活检却是良性的。

我这时就打电话和教牧人员交通,她说神已经医治我了,神要我回广州就是要叫我经历神的大能,建立我信心,要我检查其实我已经好了,可是这时我信心软弱,对神没有完全信,认为医生都没有这么肯定,你咋知道呢?我还是决定等墨西哥活体回来。

过几天收到了,由医院病理科的教授重新检验我在墨西哥的切片与石蜡,病理结果是高级别导管癌内伴局部浸润,这证明墨西哥那边没有检验错,我的确患的是癌症。医生马上决定给我安排大手术,我亲耳听到乳腺科的主任说,保乳是绝对不能考虑的,考虑到她年轻给她做个假体吧。

然后我的主治医生就给我谈方案,左乳全切以及淋巴结清扫,这跟墨西哥的方案一样,我不同意,我希望能保乳。他说:“从你第一天住进来就告诉你了你的肿瘤这么大是不可能做到保乳。”因为按医疗规定,肿瘤2cm以下才可能有机会做保乳。

当天我又一次打电话给教会的教牧人员,教牧人员依旧是那句话:说神已经医治你,你都检测不到癌细胞了,根本不需要再做手术。但这时候的我仍然没信心,我的眼睛还盯着我的病,我觉得我还是需要治疗,但我不想切掉乳房,我还这么年轻。

教牧人员叫我回去每小时祷告一次,我照着教牧人员给的祷告词祷告:“主啊,神啊,如果我适合做这个手术,求神为我预备一位好的大夫,并制作适合我的手术方案,借着大夫的手来医治我,如果我不适合做这个手术,求神来拦阻,让我能明白,我愿意顺从。

这样每小时祷告一次后,奇妙的事发生了,下午医生打电话给我了,因我还不做决定。主任重新看了我的情况竟然同意给我首选保乳手术,而且还是由他亲自操刀。意思就说,给我定两个方案,先给我做保乳手术,然后把切出来的活体去做个快速化验,手术停半个小时等结果,如果化验结果出来淋巴结有三个以上转移,手术就得继续进行,把乳房全割再放假体。

这实在太好了,我仿佛看到了希望。因为我的主治医生说,主任对我太好了,竟然同意给我做保乳,之前他根本不同意给我做,太冒险了!医生为了考虑保命为前提,不可能给癌症病人冒险,万一复发找他们怎么办,他们医生心理承受很大压力的。

之后,神的仆人和广州的姐妹们都引导我,我这个手术没必要做,神已经医治我了,我就算做也是白挨刀,到时化验出来肯定没事,这个保乳手术肯定成功。我听了很奇怪,为什么医生都不能保证我这保乳成不成功,但教牧人员就那么肯定知道一定会成功呢?因我和家人还是因为对神信心不足,祷告也祷告不出来,最后还是上了手术台。

Joyce的乳腺癌被神奇医治-奇异恩典

当我醒来后,保乳手术成功了,17个淋巴结一个都没有转移,其他切出来的六块组织也没发现癌细胞残留。一切如教牧人员说的,神早已医治我了,我这个手术白做了。这时候,我和家人这时才愿意相信,神真实存在!神真的医治我了!

手术白做了,信心却被建立了

我激动留下感恩的泪水。现在我的身体恢复很好,住院期间也按神的要求去建造身体,每天跑步爬山,我的伤口恢复比其他人好,体力比没病的时候还要好。现在我下定决心从心里依靠神。我花了钱白挨了刀,失去了美观,留了条疤痕来去建立神给我的信心,我用吃亏走弯路才愿意去信神的大能。

如果我对神有信心,我完全不用做这个手术!但是虽然我小信,但神是信实的,神的慈爱还是没有离开我,为我的手术开路,在医生身上作工,改变手术方案,还为我预备好大夫,将不可能变为可能,使我没有成为一个残缺的人。

Joyce的乳腺癌被神奇医治-奇异恩典

真感谢神,因着我们全家那一点信,神不但要救我一个,神乃是要救我们全家。神真是太慈爱了。我们一家的信心被建立起来,也有了坚固的方向,我们得了神那么大的恩典,真是亏欠神。我们该还神的恩,担起福音的责任和本分,领人悔改。求神帮助我们。

一切荣耀归于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