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不便的弟兄姊妹请点击以下录音:

(声音来源非见证人本人)

 

        父亲突发重病瘫痪在床,母亲无力承受这样的重担,灰心厌世,面对这一切,我也想,一死了之。这样的日子以后该如何继续生活下去……

主,撑起我坍塌的家-奇异恩典

我的生活我作主

        从小我就是在父母的宠爱下一路成长,却不知道回报父母给我的爱。和周围所有青春年少的女孩子一样,我爱看影视剧,爱看小说,经常熬夜到凌晨一两点钟,白天则大睡特睡,我任意而行,不听父母的好言相劝。

        在与人相处上,我也有自己相处之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一旦你让我不开心,那么我会让你更不开心。因为心骄气傲,争强好胜,遇事也不考虑对方的感受,当我的言语刺伤人,噎的对方哑口无言时,我不但认识不到自己的错,反而在心里沾沾自喜:看,我口才多好。

        同时,我也一直追求着世俗生活里一切虚浮的向往,我羡慕那些事业有成的人,希望能成为女强人,能够被人高看

主,撑起我坍塌的家-奇异恩典

        自上大学起,我就开始了独自在外的生活,我觉得很自由,终于没有人管我了。以前在家里的时侯,妈妈总是说这个有营养吃这个,那个有营养吃那个,可是她做的都是我不喜欢吃的菜。我从小就任性挑食,不喜欢吃的东西很多。尽管妈妈希望我能有好的身体,无数次地劝导我,但我根本就听不进去。

        等独自在外生活的时候,觉得终于解放了,可以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了,尽情地做着一切我自认为能让自己开心的事情,想减肥就减肥,不想吃饭了就不吃,一日三餐也不规律,想吃多少冰淇淋就吃多少,更是喜欢下雪天吃冰淇淋,觉得很爽。然而却不知道我的身体已经在慢慢地毁坏,放荡的生活带给我的最终不是开心,而是痛苦和后悔。

主,撑起我坍塌的家-奇异恩典

    现在想想,那时的我真是太不切合实际了,我以为天会常蓝,花香永伴,我以为我会一直开心快乐,无忧无虑,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我以为宠我的人会永远宠爱我,他们会是我人生路上坚强的依靠和保障。然而,一切都没有像我认为的那样,按照既定的目标一帆风顺向前发展。

神给了父亲新生命

        2015年,父亲突然生病,左大脑大面积脑梗死,意识功能障碍,语言能力、识字能力全部丧失,右半身瘫痪。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母亲哭天抹泪,精神崩溃,想死不想活。父亲的身体倒下了,母亲的精神倒下了。这样的日子今后可怎么过?我以后的路又在哪里?

主,撑起我坍塌的家-奇异恩典

        慈悲怜悯的神,大概在父亲住院十来天的时间,我在医院守夜,有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里的情景很温暖很阳光:我往外婆家打电话,是父亲接的电话,我以为接电话的人会是外公或者外婆,所以梦里我就很惊讶地问了父亲一句:“怎么是你接电话?”父亲笑着回答我:“是啊”。

        这个梦是那样的清晰,那样的真实,就好像我刚刚在现实中经历了一场梦中的场景。醒来以后我把这个梦告诉了妈妈,妈妈说这是神给我们的应许,应许你爸爸会好起来的,他还能说话,还能走上楼梯。因为我外婆家住在四楼,要是父亲在外婆家接我的电话,他就得走上四楼。

        但当时的现状却是,父亲插着氧气管,连翻个身都困难,病情十分严重。说实话,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个梦会有以后事实的对照,我忘记了我信的神是怎样一位神,他能使瞎子看见,瘫子行走,哑巴说话,死人复活,他有一切的能力,只要我信靠他,遵他的旨意而行,神必会搭救。

主,撑起我坍塌的家-奇异恩典

        但是,人就是这么小信,我把这个梦只是当成了一个梦,当成我的潜意识,就全当潜意识里我的父亲没有生病,还是和以前一样健康吧。后来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在神的帮助下爸爸开始说话了,能够简单地表达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了,偶尔还能说几个完整的句子。

        我的一个亲戚才30岁,也是得了脑梗,他的病情比父亲的还轻,而且他正值壮年,天天在医院做康复,可是恢复的情况还不如我的父亲,两年了他只说过一个句子。我父亲还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能说完整的句子了。这是神慈爱的怜悯,感谢神!后来在不到半年的时间,父亲就站起来了,他可以自己走路了,连医生都感到十分惊讶。

        按常理说他的腿根本没有力气,而且他病的那么严重,怎么会恢复得那么快呢。父亲确实不用人搀扶,自己就能够走路锻炼了,当时他还去教会住了一阵子,教会里很多人都看见了。

        可是我还是不知足不领情,觉得神的应许没有完全实现。没过多久,我给我妈妈打电话,是父亲接的,我特别惊讶地问了一句:“怎么是你接的电话?”,我爸爸笑着回答“是啊”。那感觉和守夜的那天晚上梦里出现的场景竟然一模一样!我特别激动地告诉妈妈,神的应许实现了!父亲能接电话了!

        其实他早就能简单地说话了,但是我认死理,总觉得现实和梦里的不完全一样,就不是神的应许,就好像看不到父亲的病在一天天好转一样,其实父亲恢复到这个程度,已经是医学界的奇迹了,是神给了他新的生命。

主,撑起我坍塌的家-奇异恩典

        后来在教会,我爸爸还学会了写字,比如写自己的名字、我的名字等等。让我感到吃惊的是,最开始他什么字也不认识,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认识了,但当我把耶稣这两个字写在本子上,问他是什么字,他却清楚地告诉我,耶稣。

        爸爸因为意识障碍,他无法准确表达出自己想说的词语,但是神的恩典,他还能唱很多以前耳熟能详的歌曲,还会背古诗词。而且,父亲的腿在病后行走中,是不会打弯的,但有一天他的腿突然会打弯了,走路姿势正常了很多。

        很感谢神,因着我们这一点信,神的大能在父亲身上彰显,一点一点地让我们看见他病情的好转,身体的康复,也再次建立了我们一家人对神的信。后来,父亲可以上楼梯了,他自己走着从一楼回到我们在六楼的家那一刻,我知道,神的应许全部实现了。

主,撑起我坍塌的家-奇异恩典

我原本的悲惨命运

        父亲生病以后,我辞职在家里照顾他,我当时并不明白,这也是神对我的拯救,要救我脱离我原本悲惨的命运。可是在那一年的时间,我的心还总是在世界飘荡,留恋世俗生活里的事情。神的仆人引导我,要努力在神的道上长进,她说我原本的命运特别悲惨。

        当时我心里还不服,我想不就是我父亲生病了吗?我的命运怎么就悲惨了?当天晚上我就做了一个梦,梦见我爸爸死了,躺在担架上被人抬走,我因为在外地工作,连他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妈妈也要离开我了,我哭着求妈妈不要走,可是妈妈看都不看我一眼,还是走了。

        梦里我哭的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声:“原来这就是我本来的命运”。第二天醒来后,我心里还在想这个梦,越想越难过,眼泪怎么也控制不住地往下流。我不相信我本来的命运会这么悲惨,我哭着问妈妈:“如果爸爸真的死了,你会不会离开我?”妈妈说,会的,因为她不愿意成为我的负担,她会离开我。

        听妈妈这样说,我真的觉得天都塌了,原来我本来的命运就是那么悲惨,原本以为父母会永远为我遮风挡雨,他们会永远比我强大,却没有想到,父母也是人,人面对疾病患难、天灾人祸,都是一样的脆弱,不堪一击。

主,撑起我坍塌的家-奇异恩典

        从那一天开始,我满脑子想的都是父亲不能死,父亲死了妈妈也不要我了,看到妈妈灰心软弱我就心里着急。我天天害怕失去他们,我也变得神经质了。我开始整晚地睡不着觉,好不容易睡着了,又不断地惊醒,整个人脸色都发白,身体状况很差。更可怕的是,我总有想从楼上跳下去的想法,走在街上也想被车撞了,给父母一笔赔偿金,一死百了,我的精神接近崩溃。

浪子回头

        因为不良生活习惯和不好的性情,导致我的身体越来越不好。鼻炎,吃两年药都不好;耳鸣、失眠,整晚睡不着觉,还有抑郁症;因照顾父亲,腰受伤,小关节错位,不能提重物;我的手脚冰凉,夏天手都凉,晚上睡觉,越睡被窝越冷。我的体质已经非常差了。

        神的恩典,没有丢弃我。去年4月份,神引领我回到教会学习神的话语,在学习期间,神好像一下子把我的心窍打开了一样,以往听不懂的内容,这次有了体会,认识到自己的责任,肩上的担子。我开始意识到人有一个好身体是多么重要,再也不能像从前那样任意毁坏了,我顺从神的带领开始建造身体。

        因长期在外地,从来不知道照顾自己的身体,身体小病不断。信神10多年了,也知道神看人的身体宝贵,可我从来不知道保护自己,经常为了减肥不好好吃饭。当我愿意在吃饭上认真起来,坚持锻炼,建造身体的时候,奇妙的事情发生了。神不知不觉中医治了我多年来严重的鼻炎病和痛经。

主,撑起我坍塌的家-奇异恩典

        曾经我鼻炎严重到一刻不停地打喷嚏,走到哪都得抱一卷卫生纸;痛经严重到经期第一天都下不了床,头疼肚子疼,根本不能正常工作和生活,现在只是肚子偶尔疼,还能正常跑步,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随着身体的好转,我的精神状态也好了很多。来的失眠睡不着觉,到现在头一沾枕头就睡着了,而且睡的很香。学习班结束以后,我回到家里,鼻炎和抑郁症全好了。

        从那以后,我开始怀着感恩的心在教会学习,在学习期间,听神的仆人给别人交通时说了一句话:“神寒心啊,我的儿女一点都认识不到自己的错。”听到“神寒心”这三个字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中午跑步的时候,我又想起这句话“神寒心啊”,不曾想我的眼泪就像打开的水龙头一样,哗哗地流了下来,脑子里一直在想:悖逆神远离神的这些年中,神不但没有丢弃我,还依然给我恩典,引我行路。这时我不由自主的从心里说了好几遍“我错了。”眼泪才慢慢地止住,然后是一种浑身很轻松的感觉,长年在心里积压的包袱,身上的重担,好像一下子都卸掉了。

主,撑起我坍塌的家-奇异恩典

        我就像一个久别父亲的浪子,终于回家了,回到了父亲的怀抱里。“慈爱父,盼儿旧,门前日徘徊,忽见陌生人,辨貌是儿回,趋前忙怀抱,往事概不追,更衣穿鞋,宰牛开筵,共举庆祝杯。”也就是从那天起,我感觉一切都和以前不一样了,我从心里真正地和神亲近了起来。

主的看顾

        就在我和妈妈刚接受福音没多久的时候,有一天神很清晰的启示妈妈,告诉她前面要有难处。这是我命中注定的难处,因我们这一点信,神挪开了。那时我上初中,有一天晚上我下晚自习,走在路上差点被树枝刮掉一只眼睛。那个树枝从我的下眼皮直接刮到了上眼皮,中间隔过去一个眼珠子,眼皮上刮了个三角口子缝了三针。

主,撑起我坍塌的家-奇异恩典

        那天,如果不是神的看护,我的一只眼睛就没有了,如果我的一只眼睛没有了,可想而知,我的人生、事业、前程、未来,会受到多大的影响。而且,让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用一生的时间面对失去一只眼睛的现实,又是多么残酷。好在,神的大能保全了这一切,我的眼睛康复了,也没有留下疤痕,我感谢神。

        自从来到神的面前,可以说大事小事都蒙神引领。考高中的时候,我不知道该上哪所高中合适,我就祷告神,神的恩典,让我梦中明显地看到一张录取通知书,上面告诉我要报考的学校,后来我果然上了这所学校,这都是神的恩典,神的慈爱,在前引路。

        上高中以后,神也看护我平平安安度过每一天。高考前那段时间,神提醒我每天吃两个鸡蛋,补充身体所需的营养,还提醒我用心学习,神就给我补足我的缺乏。我当时也真的就是用心学了一点,神就带领我。

        高考前一天晚上,我还在复习,因为第二天就是考试了,我翻看了几道练习题,在脑中过了一遍就休息了,可奇妙的事就这样发生了。第二天的考试中正好就有我前一天看到的习题,发生这种事儿的几率无疑就是中彩票。其实现在我才明白,神的带领是要我认真学习,因为我总是贪玩,学习不认真,神叫我凡事认真。当我按照神的心意,在学习上认真了那么一点时,神成全了我。

主,撑起我坍塌的家-奇异恩典

        在专业课方面,我的基础很薄弱,所以考试的时候心里很没信心。但想到神一路引领我的学业,如果我信靠他,他就一定会帮助我。神的恩典,在我参加一次很重要的考试的时候,抽了一道完全是我不懂也没见过的一道题,我自己嘀嘀咕咕说,完蛋了,根本不会。

        但这时从我身边路过一个人,无意中就说出了答案,而我根本不认识他。当轮到我考试的时候,我就按照刚才听到的说了,没想到就过关了,感谢神。等我参加学校笔试的时候,考试内容是写文章,当时脑子里就很清晰的提醒我写作的方向了。我知道这是神的引领,我就顺着这个方向写,最终我专业课成绩竟然名列前茅,凭着专业课的高分我被心仪的大学录取了,圆了我的大学梦。

        2008年5月12日,汶川发生震惊中外的大地震,当时我就在四川上学。这天下午我正好没有课,按理说如果没课的话,我通常都会在宿舍里玩电脑,地震发生的那个时间,正好是我玩电脑的时候。但是那天奇怪了我就非要去旁边镇子上办网银业务。我就坐在学校后门的椅子上等同学,当地震来临的时候,我就觉得椅子晃动了,以为是学校后门开启造成的,谁知道看到保安大叔喊地震了,我就跟着他很快跑到了学校后门的空地上,感觉到地面晃动了几下,就回归平静了。

主,撑起我坍塌的家-奇异恩典

        我当时根本不知道地震是一场多么大的灾害,就觉得晃动完了,也没啥事了,就坐公交车去了旁边的镇子,一路上看见被震塌的房屋,镇子上的银行也关门了,大楼都被震裂了一条很大的缝隙,我就跟着同学坐公交车又回到了学校。这个时候才从广播里知道这次的大地震是多么的恐怖,人员伤亡惨重。

        晚上回到宿舍,发现宿舍里也是一片狼藉,宿舍地上裂了一条缝,我的音响从书架上掉了下来,把键盘砸了一个洞。如果当时我没有在学校后门,而是像往常一样玩电脑,那么地震的时候音响砸中就是我的脑袋,后果不堪设想。后来听说当时不少同学害怕地从楼上跳下去了,还有大家抢着下楼的时候发生了踩踏现象。神的恩典看顾我平平安安度过了这场大灾难,而且一点也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害怕恐慌。

主,撑起我坍塌的家-奇异恩典

        感谢主的大爱!支撑起我坍塌的家。我的父亲现在说话开始有逻辑性了,吃饭从原来病后吃不出来味道,到现在吃出来了。父亲也比以前爱说话了。随着父亲的状况在逐步好转,妈妈的脸上也开始出现了笑容。我也学着孝敬父母,为妈妈分担家务,替父亲做一些事情。

        家里的一切都在向好的方面发展。“从最苦的日子走到今天,一切都是神的恩典”。正如神所引领的 ln God everything is possible(在神那里一切都会成就)神的话语是我们前行的方向,给了我们活泼的盼望。我们全家人向神献上感谢和赞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