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不便的弟兄姊妹请点击以下录音:

(声音来源非作者本人)

中文圣经是怎么来的-奇异恩典
圣经是由上帝默示、藉由他的仆人们在圣灵的启示下写成的,是基督徒的信仰和行为准则。旧约圣经用古典希伯来文写成(也包含一小部分亚兰文),新约圣经用古典希腊文写成。在传扬福音时,圣经需要由原文翻译为各种不同的语言译本;在众多的圣经译本中,就有中文译本。有了圣经中文译本,即使我们不懂古典希伯来文和希腊文,也可以方便地阅读上帝的话语,认识造物的主宰。

圣经中文译本经历了怎样的翻译历程?它是怎样来的?

一、历史上的基督教入华与早期中文圣经译本

基督教虽然源于西方,但上帝并没有忘记远在东方的中国人,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多次差遣他的仆人们将救世的福音传入华夏。他们不远万里来到东方,传扬福音、翻译圣经、建立教会,将救世的福音和上帝的慈爱播撒在古老的华夏大地上。

中文圣经是怎么来的-奇异恩典

基督教最早传入华夏,有确切的记载是在唐代贞观九年(公元635年)。当时源于波斯的景教传教士叙利亚人阿罗本(Alopenzz)等人带着经书来到长安,唐政府以国宾之礼迎接。他们被允许在皇帝的书房译经。皇帝听他们讲论后觉得好,就准许他们建教堂、传福音。一时之间,景教非常兴旺。当时的景教士已经将一些圣经书卷翻译成中文。但除了一些传福音的文字、诗歌等流传下来以外,当时的圣经中文译本没有流传下来。

二百多年后,皇帝开展了除灭佛教的运动。这场运动同时也波及到了景教。经过唐代末年的动乱和战争后,景教在中原地区渐渐湮没无闻。虽然唐代的圣经中文译本已经失传,但景教传教士们为后来的圣经中译开创了先河。

元代曾出现过新约的蒙古文译本。明清时代,天主教传教士来到大明帝国传教,有人翻译过新约的《福音书》,但没有完整地翻译过圣经全书。直到清代,天主教的巴设(Jean Bassett,又译为“白日升”)将拉丁文圣经的新约《福音书》到《希伯来书》译为中文《巴设译本》。这是第一个流传下来的圣经中文译本。但这个译本并没有正式出版,以手抄本的形式保存在大英博物馆中。 

中文圣经是怎么来的-奇异恩典

二、清代后期基督教新教入华与译经事工

到了清代,圣经在西方已被翻译成很多种文字的译本,但还没有人尝试翻译中文译本。西方的基督徒很清楚东方有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大清帝国,这个国家封闭、落后,这个世界大国非常需要听到耶稣基督救世的福音。然而,当时摆在西方宣教机构和基督徒面前最大的困难是“圣经是否可以翻译成中文译本”。

翻译圣经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圣经最早的书卷写于将近五千年前,最后一卷书写于将近二千年前,要将其中很多词语译为现代人可以理解的语言,本已困难重重;而对于西方人来说,中文是非常难学的一种语言文字。在当时的西方人看来,把圣经翻译成中文译本是非常困难的事,甚至有人认为中文在本质上是难以翻译的。英国公理会牧师莫斯理在1798年曾写公开信呼吁成立一个组织,“把圣经翻译成那个人口最多的东方民族之语言”。但很多人认为完成这项翻译没有可能,甚至连“大英圣书公会”也承认对此事无能为力。

中文圣经是怎么来的-奇异恩典

英国伦敦会传教士罗伯特·马礼逊(Robert Morrison)在这样的历史环境中,被派往大清帝国传福音,同时担负起了“将圣经翻译成中文译本”的重任。

1807年,25岁的马礼逊来到广州,准备向大清帝国的百姓传福音。他是近代西方派到大清帝国的第一位基督教新教传教士。他的首要任务是学习中文、翻译圣经中文译本。

当马礼逊肩负着把福音传给大清帝国的百姓、把圣经译为中文的使命来到大清帝国时,大清帝国不但闭关锁国,还实施着从康熙时期开始的严厉的禁教措施。马礼逊无法进入内地,只能呆在广州或澳门。但马礼逊并不畏惧环境的艰险;他一边刻苦地学习中文,一边开始翻译圣经。他在来广州之前,曾抄录了大英博物馆收藏的《巴设译本》的《四福音书》,这是他翻译圣经中文译本时的一份重要参考资料。

中文圣经是怎么来的-奇异恩典

中文是马礼逊最大的障碍。但在困难面前,他始终以福音为念,想要尽快掌握中文以便把中文译本翻译出来,将福音传给三亿大清的百姓。在此信念激励下,他一直坚持不懈地学习中文和粤语、国语发音。当时清政府不允许中国人教洋人学中国话,所以,马礼逊是冒着生命危险在学,教中文的老师冒着生命危险在教。

马礼逊的努力得到了伦敦会的称许,认为他编撰的《中文文法》和《汉英字典》一旦出版,将会帮助以后派往大清帝国的传教士更方便地学习中文。当马礼逊将已翻译出来的《路加福音》中文译本印刷成单行本寄回英国后,英国的基督徒们看到了东方的方块字,引起了他们的极大的兴致。他们期望圣经能全部译成中文后,可以在占人类人口最多的人群中流传;伦敦会甚至很乐观地认为,一旦圣经翻译完成、印刷发行,千百万大清的百姓就能阅读圣经并皈依基督教。

但是,清朝皇帝下了禁教谕旨,规定凡是印发中文基督教书籍的,都要被处死。但马礼逊并不惧怕这道谕旨,也不丧志,凭着对上帝的倚靠和坚定的信念,更加勤奋地翻译圣经。

1813年,新约全书翻译完成。

中文圣经是怎么来的-奇异恩典

马礼逊一直期望能有一位助手来协助他的翻译工作,伦敦会为此一直在物色合适的人选。1812年,伦敦会在信中告诉马礼逊,他们物色到了一个人,威廉·米怜(Willianm Milne)牧师,到广州协助马礼逊翻译圣经。

米怜到广州后,马礼逊与米怜合作继续翻译圣经。1819年,他们翻译完旧约全书,并将新旧约全书的书名定为《神天圣书》,于1823年在马六甲出版,再运回大清帝国秘密发行。

中文圣经是怎么来的-奇异恩典

《神天圣书》是第一本完整的新教圣经中文译本,也是第一部流传到欧洲的圣经中文译本。后来,传教士们将《神天圣书》修订成《四人小组译本》。

几乎在马礼逊翻译圣经的同时,英国浸信会传教士马士曼(Joshua Marshman)和亚美尼亚人拉撒尔(Joannes Lassar)在印度的塞兰坡翻译圣经中文译本,于1822年在塞兰坡出版,称为《马士曼-拉撒尔译本》(或简称为《马士曼译本》)。后来,传教士们把《马士曼译本》修订成《高德译本》。

清代来华的传教士们最初将福音目标定为熟知中国经典的读书人,所以初期的中文译本都是文言文译本。如:马礼逊译本《神天圣书》的《约翰福音》3:16

盖神爱世,致赐己独子,使凡信之者,不致沉忘,乃得永常生也。

《委办译本》的《诗篇》23:1-2

耶和华为牧兮,吾是以无匮乏兮,使我伏芳草之苑,引我至静水之溪。

鸦片战争之后,传教士可以进入内地传教。英国的安立甘会、圣公会、美国圣公会、长老会、浸礼会、监理会等不同宗派的传教士来到上海建立各自的宣教机构。

当福音在内地广传以后,传教士们渐渐意识到多数中国人受教育程度太低,他们难以理解用文言文翻译的中文圣经。于是,传教士们改变了最初用文言文翻译圣经的策略,开始按百姓能理解的文字用浅文言文(文白夹杂)和白话文(口语)翻译圣经。

为了传福音的需要,他们从修订马礼逊的译本开始,相继开展大规模的译经活动,新的译本不断涌现,如:《郭实腊译本》、《代表译本》(又称为《委办译本》)、《裨治文译本》、《杨格非译本》、《包约翰-白汉理译本》、《北京官话译本》、《南京官话译本》等。一时之间,圣经的中文译本百花齐放,形成了四个类别:文言文译本(传教士称之为“文理译本”);浅文言文译本(传教士称之为“浅文理译本”);官话译本(后来称为“国语译本”);各地方言译本。另外有一类是少数民族语言译本。

中文圣经是怎么来的-奇异恩典

多种圣经译本对福音的传播有很大的推动作用。但是,由于不同的宗派和宣教机构各自翻译自己的圣经中文译本,当福音广传之后,不同地区的信徒由于使用不同的译本,经文没有固定的译法,就会出现交流上的问题。这些问题日益突显出来,人们对统一圣经中文译本的呼声越来越高。

三、《国语和合译本》

1.和合三译本

上帝的话语是信徒和教会的信仰准则和灵粮,统一的译本和准确的翻译,才能更有利于福音的传播。而中文译本版本的众多和风格的多样,并不利于圣经在各地的有效流传,反而让人觉得文本混乱。

中文圣经是怎么来的-奇异恩典

到19世纪末,在很多西方宣教机构和传教士们的努力下,清代的教会已形成一定的规模。到1890年,国内的基督教新教信徒大约有3.7万人之多,传教士也有1200多人。在这种条件下,翻译一本全国通用的圣经中文译本已经成为急需的任务。

19世纪末,官话虽然已经为大多数人所使用,但还没有当做文学语言用于正式的书面(“官话”是指满清官员使用的语言,以北京话为基础,后来称为“国语”或“普通话”)。所以,传教士们对于用官话翻译圣经是否能成为通行的译本还没有确切的把握;保险的办法是参照同一个底本,同时翻译出文理、浅文理和官话三种语体的版本。

1890年5月,在华的传教士们在上海举行了第二次传教士大会。大会的一个重要议题是筹划翻译一本各宗派通用的圣经中文译本,以消除当时版本众多造成的不便。

这次大会确立了“圣经唯一,译本则三”的翻译原则,同时推出三个和合译本:《文理和合译本》、《浅文理和合译本》、《官话和合译本》。(“和合”是指当时基督教新教各个宣教机构在翻译圣经时对一些名词采用统一的译法、对人名与地名的标准音译达成一致意见,所以叫“和合”。)

随着翻译的进行和时代的发展,文言文逐渐衰落。在这种情况下,1907年第三次传教士大会决定将新约全书已译完的《文理和合译本》与《浅文理和合译本》合并,只翻译一部《文理和合译本》。《文理和合译本》新旧约全书于1919年6月出版。

中文圣经是怎么来的-奇异恩典

2.《官话(国语)和合译本》

《官话和合译本》由《英文修订标准版》(English Revised Standard Version)作为底本进行翻译,并参考希伯来文和希腊文原文。

翻译委员会的主席是美国长老会的狄考文(Calvin Wilson Mateer);狄考文逝世后,由美国公理会的富善(Chauncey Goodrich)接任主席一职。
翻译委员会最初由七位西方传教士带着他们的华人助手组成。在漫长的翻译过程中,《官话和合译本》先后共有14人参与过翻译工作。

中文圣经是怎么来的-奇异恩典

1906年,《官话和合译本》新约全书翻译完成;1918年翻译完旧约全书。新旧约全书于1919年2月正式出版。整个翻译历时28年。新约全书翻译完成时,原来的翻译委员中,只剩下五位;当1919年全书出版时,除了富善外原来的翻译委员都已经逝世。

翻译圣经一般都是先从新约开始翻译。《官话和合译本》翻译时,翻译完一卷书就印刷一卷单行本,一边征求教会内的意见,一边修订。当新约全书翻译完成后,再翻译旧约。

这个翻译组的人并不都是全职翻译者,他们一边教学或传福音,一边在业余时间翻译初稿,之后由华人助手对译稿进行修饰、润色,再印刷出小样(试读本)征求修改意见,再不断修订,最后定稿。

中文圣经是怎么来的-奇异恩典

《官话和合译本》出版时,正赶上民国时期的“白话文运动”,白话文逐渐普及,文言文被废弃。《文理和合译本》在1934年印刷最后一版后就没有再印刷过。随着白话文取代文言文成为书面语言,《官话和合译本》流传开来,成为全国通用的圣经中文译本,甚至成为世界上华人通用的译本。

这个译本后来改称为《国语和合译本》,或简称《和合译本》、《和合本》,一直流传到现在——就是现在我们人人手上都有的这本圣经中文译本。

《国语和合译本》的用语口语化,使平民百姓都能明白,文笔风格清楚简单。由于翻译者们对待翻译工作的严谨,以及华人助手们的殷勤修饰,完成的译文是真正的中文而不是洋化的翻译体。考虑到这个译本要在全国通用,翻译时使用了可以通行的语言,而不是地方性的方言。全书的译文贴近原文,翻译准确,文字优美,具有很高的文学性。

这个译本一经推出,立即受到各地教会和信徒们的欢迎——他们终于等来了一个统一的译本,上帝的话语在使用中文的人群中终于有了标准、统一的译文。

这个译本不论是在教内还是在教外,都获得了很高的评价;甚至在1920年代推行“文学大众化”期间,《国语和合译本》的《四福音书》曾在很多学校中被当作标准的国语范本。

中文圣经是怎么来的-奇异恩典

在《国语和合译本》以后,仍有圣经中文译本问世。然而,时至今日,《国语和合译本》仍是全国通行的圣经中文译本。

四、结语

上帝差遣他的仆人们远涉重洋来到中国,在艰苦的条件下将圣经翻译为中文译本,使每一个中国人都有机会用自己熟悉的语言文字来阅读上帝的话语,得着耶稣基督。如今,每个基督徒手里都有一本《国语和合译本》,我们天天可以读上帝的话语,或许已经习以为常;但回顾圣经中文译本的翻译历程才发现,这个译本竟然蕴含着很多人的辛苦、承载着上帝对我们无限的慈爱和深切的眷顾。

圣经的翻译在福音的传播中是一项非常重要的事工,而中文本身复杂的语言文字和表达方式,使得翻译圣经的工作更是难上加难。那时没有什么计算机、网络和电话,翻译工作都要靠手工查找资料、手写和口头沟通,其中所付出的艰辛难以想象。

除了翻译工作的艰难,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翻译人员的生命甚至经常会受到威胁。但他们不畏艰险,为了译本的尽快完成而更加尽心竭力。

是什么驱使这些传教士离开舒适的家园和亲人、不远万里来到当时既贫穷、又落后还时常抵制洋人、“洋教”的的大清帝国,将自己的一生甚至生命奉献给福音事工和中文圣经的翻译?

不是别的,是上帝的爱。

中文圣经是怎么来的-奇异恩典

耶稣在十字架上牺牲的大爱感动着每一个信徒,使他们愿意舍去一切,将福音传遍世界各地。因上帝无限的慈爱和深切的眷顾,传教士们来到大清帝国,将这份爱和拯救的信息传递给了中华儿女;因当年传教士和中国助手们的努力,才有了圣经中文译本,我们才能随时随地用自己熟悉的语言文字阅读上帝的话语,与主亲近。为此,我们应当深深地向上帝献上感恩。